Time And Space。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星小悠的文章放置室。

非常歡迎留言,可以拍打及餵食。

有愛的CP各式各樣,詳情請點簡介查看ww
  • 1215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黎嚴】無數個開始

 
  「小黎,她是你以後的老師,快說老師好。」
 
  「……老師好。」跟著媽媽複誦了一次,男孩聽見老師語調輕快地回應了自己的問候,接著便跟家人說起話來。
 
  他沉默地站在旁邊等待大人們把話說完,視線停留在黃色的校車上,然後他透過窗戶看見另一名小孩。
 
  對方大大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自己,兩人就這麼對視了好一會兒之後,雙雙笑了出來。
 
  小孩子要成為朋友其實很簡單,一個眼神就足夠了。
 
  黎子泓記得自己也不在乎大人到底說完話了沒,他小跑到車子前面走進去,很快來到那名小孩的旁邊。
 
  從頭到尾將自己的行動看在眼底的人拍了拍身旁的座位,他們倆小傢伙就這麼坐在一塊兒,開始胡亂講些可能完全沒有對到話題的句子,連老師什麼時候回到副駕駛座讓司機開車都沒注意到。
 
  雖然只有坐車到幼稚園的短暫時間,但黎子泓很開心,那男孩也是。
 
 
  經過一天的幼稚園活動,他迫不及待地將書包收拾好,跟著老師來到校車停留的地方。
 
  黎子泓很期待再次看見那個男孩,早上對方下車後跟自己進了不同的班級──他們的幼稚園很大,連小班都不只一個──讓他有點失望,所以現在他希望能再遇到他。
 
  他想要跟對方說自己今天交到那些朋友,學到哪些東西,然後問他是不是也學到些什麼,可不可以跟自己說說。
 
  跟著新同學進到車子裡頭,視線轉了一圈沒看到人,黎子泓有些疑惑,只好先找個位置坐下,晃著腿眼巴巴看著窗外的其他小孩。
 
  那個位置跟老師的位置挨得很近,所以接下來這句話被他清楚地聽見了。
 
  「咦,嚴司不上課了?……這樣啊,那黎子泓應該會很難過吧?我今天早上還看見他跟嚴司處得很好,剛才也很期待的一下課就收好東西等著我把他帶過來呢……」
 
  雖然不知道男孩的名字所以不清楚這不上課是不是在講他,自己的名被提到還是有所反應。
 
  一開始黎子泓還不太了解,他只是注意到老師說完話之後就上了車,接著車子引擎就發動了。
 
  那名男孩沒有上來,過了幾天才真正明白那句話的意思,黎子泓甚至還跟家裡的人賭氣不想去上課。
 
  雖然最後還是在家人勸誘之下乖乖去幼稚園了,但這件事就成為了過往記憶的一環,深深印在腦海裡。
 
 
  在幼稚園待了幾年之後,黎子泓終於到了可以上小學的年紀。
 
  這個時候的他退去了些許稚氣,由溫和沉穩的個性取代,但骨子裡仍舊是名愛玩的小孩,他花了點時間跟班上的同學們相熟,接著便是小學生常常有的經歷:上課、寫作業、在每節下課鐘聲一響就跟著一群人一窩蜂地衝了出去,玩遊戲玩得不亦樂乎。
 
  等到班上的人彼此完全熟透了之後,他們開始注意其他班的風雲人物──簡單來說就是其他班在玩樂時的帶頭者。
 
  然後黎子泓遇到了那名幼稚園的小男孩。
 
  見到他的時候他正領著自己班上的幾個男孩子要一起到學校裡的某個地方探險,而黎子泓他們班也有人有興趣,就這麼跟著那些人一起出發。
 
  那時候混在人群中的他見到對方時,內心升起一股又開心又生氣的情緒。
 
  開心又見到那個人了,生氣他以前為什麼不說一聲就跑掉,還害自己跟家人鬧彆扭。
 
  結果男孩接下來的舉動很快就讓黎子泓鬱悶的心情煙消雲散了。
 
  「啊!你不是那個幼稚園的同學嗎!」眼尖發現好幾個人頭之中熟悉的那一個,站在最前方的孩子三兩下越過人群鑽到他旁邊,露出燦爛的笑容:「好久不見了啊!沒想到會在這邊遇到你,要跟我們一起去探險嗎?聽其他班的說那邊有女鬼呢我們正打算去,你也一起來吧!」一面說著,拉住黎子泓的手就要回到最前面:「我叫做嚴司,你叫什麼名字啊?」
 
  他們兩人雖然貌似已經認識很久了,卻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我叫黎子泓。」黎子泓回握了下對方的手,笑笑著開口。
 
 
  他們這樣歡樂的日子才持續了一年,黎子泓就被告知說爸爸工作關係要搬家,他也必須離開那個小學到其他地方就讀。
 
  因為事情很突然,他根本沒來得及跟嚴司說再見,人就這麼離開了。
 
  坐在車子上,黎子泓看著窗外倒退的風景,心中數個念頭一閃而過。
 
  他在想,不知道嚴司會不會跟自己那時候的心情一樣呢?
 
 
  國中的時候,他們第三度相遇,還是在不同班。
 
  這時候的黎子泓已經開始對電玩有興趣,平時除了念書之外就是窩在教室玩掌上型遊戲,已然有種往宅男的方向發展的趨勢。
 
  幸好他就跟一般男孩子一樣,對運動還是有一定的熱忱。
 
  黎子泓先天上的體質本就不算差,再加上從小學二年級開始他就會跟著家人去爬大大小小的山峰,鍛鍊出來的身體狀態可以說是同年齡層中最優秀的一個。
 
  在小學生涯後半段,他也開始接觸其他的運動,可以說是對大部分球類都挺擅長的。
 
  像這次學校籃球比賽,他就是作為班上代表之一參賽的。
 
  當他在賽場上遇到其他班的代表時,看到站在裡頭的嚴司,不由得愣了愣,而對方停下前進的腳步,顯然與自己有著一樣的錯愕。
 
  「……沒想到又可以遇到你。」兩人互相望著彼此,內心的情感十分複雜。
 
  這到底要算他們有緣還是無緣呢?
 
  「……加油吧。」比賽場上只有隊友跟敵人,黎子泓知道自己不方便在此時說太多──沒看到兩邊的加油團都快要開始幼稚的互嗆行為了嗎?
 
  於是他們沒有再多言語,只是各自向隊友靠攏,等待著比賽開始。
 
 
  「吶,黎子泓,你小學突然失蹤的那時候,我總算體驗到你最開始的感受了,雖然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
 
  「我記得。」
 
  「哈,你那時候明明才幼稚園啊,真的有這樣被背叛的感覺嗎?」
 
  「那時候不知道,只知道很生氣而已,我想心情應該是一樣的。」
 
  「好吧好吧,算你贏,我們就扯平了,認真打球啊!」
 
  「好。」
 
  兩人在比賽之間說的這些話,沒有人知道。
 
  大家只知道在某一個時間點過後,黎子泓突然大顯神威,把守著他的嚴司俐落的甩掉,一個躍起,讓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進到籃框裡。
 
  三分。
 
 
  雖然這次應該不會再有什麼突然轉學之類的狀況,但彼此都知道要碰面一樣是很難得的事情。
 
  因為他們待的是十分嚴格的升學班,除了該有的體育項目以外,所有人的時間都會被唸書所佔據。
 
  黎子泓也知道了對方除了學校大堆的功課外還要跟著家人在醫院提早見習,更加肯定了兩人交流的困難。
 
  於是三年間,碰面也就那短短幾次而已,某方面來說兩人的互動還真沒什麼進展可言。
 
 
  高中,黎子泓原本以為兩人還會在某個場合相遇,但是沒有。
 
  他沒有遇到名為嚴司的人,卻也沒有太在意。
 
  只是默默記在心裡而已。
 
 
  「……咦。」
 
  「……啊。」
 
  「……我說,這到底算是緣分呢還是什麼,這老天爺還能不能靠點譜?」
 
  聽見叩門聲,打開門迎接未來室友的大一新生黎子泓默默在心底同意對方的話,一邊讓開身體讓提著大包小包的人進來。
 
  這個人外貌有些變化,例如頭髮留長了還染成褐色,但那張臉那抹笑容他絕對忘不了,就如同對方到現在還記得自己一樣。
 
  「啊不過是你的話就不用擔心跟室友處不來啦真是太好了!大學生活有沒有想過要怎麼過啊?放心跟著大哥哥我一定會讓你未來四年多采多姿!請多多指教啊黎子泓,室友!」
 
  ……開朗的個性好像更加明顯了。
 
  這次應該可以知道更多有關對方的事情了吧?畢竟他們會生活在一起,整整四年。
 
  「呵。」想到這裡,黎子泓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管如何,在大學生活的這段記憶篇章,自己都將和他共同編織書寫。
 
  「……請多多指教。」




    【黎嚴】無數個開始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